首页 >> 报刊 >> 期刊要闻 >> 编辑推荐
李进书 王树江: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幸福观与“共同体”建构
2017年11月30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进书 王树江 字号

内容摘要: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探究了多个群体的幸福诉求以及人类不同层面上的幸福求索,而这些多样的“幸福关照”促使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构建了多种形态的共同体。幸福诉求与共同体的类型整体地看,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探究了多个群体的幸福诉求以及人类不同层面上的幸福求索,而这些多样的“幸福关照”促使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构建了多种形态的共同体,如关涉亚文化群体幸福的共同体、解决“文化战争”的共同体以及减缓风险威胁的共同体等。作为“星丛”的共同体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们为共同体赋予了“星丛”特征,即共同体需要担负多种功能,需要发挥多种交往中介的作用与多个阶层的力量,同时需要吸取多种思想资源。

关键词:西方马克思主义;群体;文化;风险;星丛;的共同体;战争;幸福关照;幸福诉求;提倡

作者简介:

  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探究了多个群体的幸福诉求以及人类不同层面上的幸福求索,而这些多样的“幸福关照”促使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构建了多种形态的共同体。

  “幸福关照”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具有谱系性的范畴,从早期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到当代的西方马克思主义,都通过关注不同的群体的幸福来建构自己的理论,所不同的是,前者主要提倡以审美救赎来实现民众的幸福诉求,而后者侧重于以共同体的形式来兑现他们对不同群体乃至人类的“幸福关照”。概括地讲,“幸福”主要指一种自由的、安全的生活状况。由于不同群体的幸福诉求有别,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们所建构的共同体并不一致,但都将人类的幸福视作终极关怀;它们具有“星丛”(constellation)特征,以多种形态分担着人类所承受的风险和恐惧,倡导为人类创造一个安全与团结的家园。

  幸福诉求与共同体的类型

  整体地看,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探究了多个群体的幸福诉求以及人类不同层面上的幸福求索,而这些多样的“幸福关照”促使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构建了多种形态的共同体,如关涉亚文化群体幸福的共同体、解决“文化战争”的共同体以及减缓风险威胁的共同体等。

  基于亚文化群体对平等权利的诉求,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提倡公正的伦理共同体。针对西方社会亚文化群体采用包括暴力在内的多种方式表达抗议的方式,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提倡建构包容的、公正的和团结的共同体,以保障他们的平等权利。其中,“包容”提倡要以开放的姿态接纳外来人,学习他们文化中的“先进”知识和经验;“公正”强调要用公正的法律保障共同体所有成员的合法权利,使他们的文化身份成为共同体多元化的象征;“团结”则要求共同体成员在协商和合作中,谋求共同的幸福。

  出于对“文化战争”的担忧,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倡导交往和对话的共同体。所谓“文化战争”,伊格尔顿认为,主要指文化作为诱因或借口而导致的冲突和战争,例如,不同文化群体之间的指责与冲突、东西方之间的猜忌与战争等。其中,“东西方之间的猜忌与战争”主要指西方的文化精英们以“帮扶”和“提携”为理由,强制性地在东方灌输和渗透他们的文化,从而引发了东西方之间的仇视乃至战争。对此,萨特等人提倡对立的双方借助多种途径来交往和对话,通过建构一个相互学习的共同体,营造和平氛围。

  针对多种风险对人类的共同威胁,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积极建构商谈和团结的共同体。关于人类所面对的多种风险,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指出,它们具有“多重性”、“恐惧以及二级恐惧”等特征。其中,“恐惧以及二级恐惧”是指,流动且多重的风险给全人类带来类似的担忧和焦虑,更可怕的是,这种恐惧会导致受害者去怀疑和仇恨其他人,从而致使恐惧的恶性循环。对此,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提倡建构世界性的共同体,希望人类的这种“共同福祉”有益于人们共同应对风险,减少乃至消除风险的发生以及它们所衍生的恐惧。

  在交互学习中获得生命力

  由于各自的审美志趣与关照对象并不一致,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们构建出多种形态的共同体,不过,这些基于“生命体”和“人类”视角建构的共同体,绝非一个僵化的关系,而是在交叉与相互学习中获得新的生命力。

  其一,在关照对象上,每个共同体各有侧重,但是它们都将人类视为终极关怀的对象。例如,基于英国工人阶级对平等权的诉求,威廉斯提倡一种团结的文化共同体;面对阿尔及利亚人民对独立的渴盼,萨特建议一种文化自主的共同体;等等。表面上看,这些共同体依据“生命体”、“尊严”与“全世界受苦的人”等低限度的标准,来构建和检验各自体系,但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认为,共同体应该是包容的、开放的,并希望每个共同体都能分担人类所承受的困顿。

  其二,在倡导的原则与宗旨上,每个共同体各有偏重,而这些原则与宗旨是“世界性的共同体”应具备的基质。例如,哈贝马斯提倡共同体成员相互理解与互相学习,从而完善人们的个体性与社会性;鲍曼提醒共同体中的人们要相互关心、彼此依赖,减少各自所承受的恐惧等。不过,从终极关怀上讲,这些共同体期望借助所有原则为全人类创造一个团结的、自由的安全居所。这些原则包括平等、民主、包容、公正、协商和团结等,它们既要维护共同体的文化多元性,也要找到多元文化的共通性与其中交往的纽带;既需要有效地解决地域性的事件,又需要有效地缓解重大事件对人类的困扰。同时这些理论家通过探寻既有共同体的缺陷,为完善“世界性的共同体”提出建议,如制定有制约性的法律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