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联盟 >> 报刊文摘
叶圣陶:以智慧激情共建教育世界
2017年06月19日 09:3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朱永新 字号

内容摘要:学人小传叶圣陶(1894—。新中国成立后,曾担任国家出版总署副署长、教育部副部长、全国人大常委、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民主促进会主席、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长、中国作家协会顾问、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等许多领导职务,为发展人民教育和出版事业,为巩固和发展爱国统一战线,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著有我国第一部童话集《稻草人》和第一部长篇教育小说《倪焕之》等大量小说、散文、儿歌等文学作品,著作收录26卷本的《叶圣陶集》。在《言子庙》的日记中我们可以看到,有时候,叶圣陶为学生的进步欢欣鼓舞,如在算术课上,他看到学生“稍有进步”,就觉得“大增兴趣”,并且感悟到“学生与教师之精神固互相提携互相竞进者也”。

关键词:叶圣陶;学生;教师;学校;写作;语文;说话;小学;家庭教育;老师

作者简介:

  学人小传

  叶圣陶(1894—1988),原名叶绍钧,字秉臣,后改字圣陶,我国著名的教育家、作家、出版家和社会活动家,江苏省苏州市人,曾从事教育工作和文学创作七十多年。“五四”运动前,他参加李大钊、鲁迅支持的“新潮社”,是“五四”新文学运动中“托命于文艺”的战士、我国新文学史上的先驱者之一。1921年,他与沈雁冰、郑振铎等发起组织“文学研究会”,提倡“为人生”的文学观。“九一八”事变后,他参加发起成立“文艺界反帝抗日大联盟”,积极参加爱国民主运动,为民族解放、人民革命和新中国的建立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新中国成立后,曾担任国家出版总署副署长、教育部副部长、全国人大常委、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民主促进会主席、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长、中国作家协会顾问、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等许多领导职务,为发展人民教育和出版事业,为巩固和发展爱国统一战线,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著有我国第一部童话集《稻草人》和第一部长篇教育小说《倪焕之》等大量小说、散文、儿歌等文学作品,著作收录26卷本的《叶圣陶集》。

  “只有做学生的学生,才能做学生的先生”

  1912年,18岁的叶圣陶从草桥中学毕业,心怀“立国之本、首在教育”的理想,来到了言子庙小学当教师。学校设施简陋,功课只有国文、算术和修身三门,课堂三间,教师三人,只好采用复式教学。叶圣陶没有受过专业的师范教育训练,初为人师的他对于教师职业还是忐忑不安的,情绪也不太稳定。

  在《言子庙》的日记中我们可以看到,有时候,叶圣陶为学生的进步欢欣鼓舞,如在算术课上,他看到学生“稍有进步”,就觉得“大增兴趣”,并且感悟到“学生与教师之精神固互相提携互相竞进者也”。有时候,他为教学次序混乱而沮丧不安,当他的课堂出现“嚣乱不堪”“次序杂乱已极”的情况时,就深深自责,感到“汗颜”和“深为之悲”。

  但是,叶圣陶一开始就显示出与众不同的教育风格。他的日记记录和批评了当时学校的弊端,如省视学来校视察,转了几分钟就走了。他说:脚都没站稳,什么都不看,怎能算是视察?再如学校为了保护花草,禁止学生入园。他说:学生不能亲近自然,即使没有一花一叶损坏,又有何用?在课堂上,他给学生讲述鲁滨逊孤岛漂流的故事以释“独立”,讲美国总统林肯的故事以扬“民主”,讲武昌起义和辛亥革命,以引导学生关心国事。1914年,有点另类的他被学校以缩减班次为由解聘。

  1917年3月,叶圣陶受同学吴宾若的邀请,来到苏州城郊的甪直镇的吴县县立第五高等小学任教。他在这里如鱼得水,把自己的教育理想付诸实践。他自编国文教材,进行语文教学的改革;他重视课外实践,带领学生开出一片荒地办起了“生生农场”,捐款在学校办起了博览室和利群书店;他重视艺术教育,建戏台、编剧本,把课文改编成话剧、戏剧,师生一起排演;他重视家校合作,在“恳亲会”上为学生父母展示孩子们的习作、试卷、字画、雕刻,以及种植的瓜豆蔬菜,观看孩子们的表演团体操和戏剧。

  前后八年左右的从教生涯中,叶圣陶对教育的理解,对教师的认识不断深化。他明确提出教师问题是教育问题的关键,把师范教育看作是“推进和革新教育事业的根本”。他说:“没有教师,教育无从实施;没有教师,受教育者无从向人去受教育。”因为教师的重要,培养教师的师范教育就显得非常重要。所以,他殷切地希望师范生都去从教当老师,“为学校里的太阳,代替以前昏暗不明的爝火”。

  他认为教师应该不断学习,不断成长,尤其要向自己的教育对象学习:“只有做学生的学生,才能做学生的先生”。在《如果我当教师》这篇文章中,叶圣陶用假想的方式,对理想中的小学教师、中学教师和大学教师进行了激情澎湃、酣畅淋漓的诗意表述。

  他说,如果他当小学老师,一定不会把儿童当做讨厌的小家伙、烦心的小魔王,无论聪明还是愚蠢,干净还是肮脏,他都要称他们为“小朋友”。他要从最细微处培养他们的好习惯。

  他说,如果他当中学老师,他会努力使学生能做人,能做事,成为健全的公民。他不会把忠孝仁爱等抽象的徳目往学生的头脑里死灌,不会叫学生做有名无实的事。

  他说,如果他当大学老师,他不会照本宣科,不会用“禁遏的办法”对待学生,而是尽可能把自己的心得与学生分享,尽可能做学生的朋友。他说,无论自己当小学、中学或者大学老师,都会时时记住,自己面前的学生“都是准备参加建国事业的人”,事业有大有小,都是平等的。对所有的孩子,也应该是平等的。

  担任教育部副部长期间,只要有教师来信,叶圣陶一定会亲笔作复,而且专用毛笔,恭楷书写。1957年6月8日,他与时任教育部副部长董纯才在人民教育出版社听取大家对教育部的意见。一位编辑讲述了他们调研农村小学时发生的故事:晚上住的地方没有厕所,学校备了尿盆,第二天早上,校长颐指气使地命令一位小学老师给调研人员倒尿盆。前一天他们还在与这些老师座谈,旁听课程,敬佩这些老师在艰苦的条件中教书育人,现在看到他们得不到最起码的尊重,心中很是气愤。叶圣陶听了汇报,当场失声痛哭。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