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联盟 >> 报刊文摘
拨开纷繁事象,看到怎样的理学
2017年05月02日 10:40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章毅 字号

内容摘要:即便如《史记》这样的经典作品,其中的历史叙述也不乏饱满的文学激情■我们今天谈论历史,固然应当关注纷繁复杂的历史事象,探究事象背后各种支配性的利益原则,但也应该关注历史情境中人们对于自身状况的理解,以及对于意义的追寻。这样,即便快速变化的现代生活会削弱“以史为鉴”的功效,但历史本身所包含的美感,还是始终会吸引人们的目光深入历史现场会产生不同的批判我们今天对于历史的认识与历史学科的建立关系很大,实际上是近代的产物,与中国的文化传统颇有不同。理学的本意是发展出一套无所不包的抽象体系,从宇宙论到心性论,以便在各个方面展开与佛教的文化竞争。成为家读户诵的准则或许正因为理学如此重视教育,因此在走向社会化的过程中,理学先与科举制度有了深入的结合。

关键词:理学;科举;儒学;佛教;美感;石窟;进士;道德;文化传统;超越

作者简介:

  ■对传统中国人来说,历史并不仅是客观认知的对象,而且是超越感、道德感以及美感的重要来源。历史充满了意义和价值。所以,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之中,历史事实的所谓确定性,并没有占据压倒性的位置。即便如 《史记》这样的经典作品,其中的历史叙述也不乏饱满的文学激情

  ■我们今天谈论历史,固然应当关注纷繁复杂的历史事象,探究事象背后各种支配性的利益原则,但也应该关注历史情境中人们对于自身状况的理解,以及对于意义的追寻。这样,即便快速变化的现代生活会削弱“以史为鉴”的功效,但历史本身所包含的美感,还是始终会吸引人们的目光

  深入历史现场

  会产生不同的批判

  我们今天对于历史的认识与历史学科的建立关系很大,实际上是近代的产物,与中国的文化传统颇有不同。今天的历史学者往往重视新史料的发现,强调新方法和工具的运用,认为由此展开研究,就能得到新知,从而推动历史学的发展。这些研究成果通过学校教育和大众传媒,又渐渐转化为公众视野中的历史知识。

  这样一条产生历史知识的线索当然很完整,但也产生了一个结果,那就是历史越来越成为一个“客观”的对象,仿佛与人们的生活没有多少内在的关联。事实上,历史并不完全是客观性的,而跟我们的主观认同也密切相关。同样一个历史事象,如果站在不同的视角去观察,使用不同的文字去表达,所产生的结果可能就会有所不同。

  具体到中国历史,这个矛盾可能更加突出一些。因为在传统中国文化中,历史扮演着更加紧要的角色。

  孔子在《论语》中说:“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这是把周代当作一种文明的类型,来对现实进行反观和批判。在这里,历史就有了一种超越性的意义。唐代诗人杜甫在《蜀相》一诗中赞颂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是把历史人物当作了一种道德的典型。罗贯中在《三国演义》的开篇写道,“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这是在历史变迁之中看到了美感。

  由此可见,对传统中国人来说,历史并不仅是客观认知的对象,而且是超越感、道德感以及美感的重要来源。历史充满了意义和价值。所以,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之中,历史事实的所谓确定性,并没有占据压倒性的位置。即便如《史记》这样的经典作品,其中的历史叙述也不乏饱满的文学激情。

  “为己之学”延续文脉

  意在恢复人们的良善本性

  具体再来看宋明时期,理学正是接近这段历史的重要思想资源。理学一词,西方汉学界的翻译是新儒学。所谓“新”,是针对孔子已降以及两汉的旧儒学而言的。新旧之间,则是长达数百年的儒学衰落期,此时风靡的是自印度入华的佛教。正如宋儒朱熹所言,“有国家者虽隆重儒学”,但“道之要妙无越于释老之中”。在朱熹看来,虽然不能够说当时的国家不重视儒学,但在那些高妙的义理方面,儒学是没有办法与佛教竞争的。

  大约从中唐的韩愈开始,不断有学者致力于重新阐明儒学的义理,使之能够包容并超越佛教。宋代理学的形成,正是这一文化脉络的自然延伸。从宋初的周敦颐起,两宋理学人物涌现,其中朱熹是集大成者。《宋史》中记载,熹登第五十年,仕于外者仅九考,立朝才四十日。意思大致是:自从入科举中进士之后,朱熹任地方官只有九年、任京官只有四十天,其余的时间都在讲学、著述,因此是一位比较纯粹的学者。

  理解朱熹的思想,比较困难的不是理学体系本身,而是他把“理”(一种包含了至善特性的抽象原则)置于宇宙本源地位的思维方式。对于今天的人来说,近代物理学早已指明,宇宙的运行遵循机械论的物理规则,不可能跟人的情感、社会的原则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朱熹认为,这种“天”和“人”之间的互通是真实存在的。因此,他才会说:只是这理,在天则曰“命”,在人则曰“性”。人的纯良心性,正是来源于至善的宇宙秩序。不过,朱熹同时也承认,不同人的禀赋是各有差异的,“就人之所禀而言,又有昏明清浊之异”。有些人资质极佳,“无一毫昏浊”,因此“不学而能”,即不用学习就能达到“清明纯粹”的境界。但更多的人则是“资禀既偏,又有所蔽”,因此需要“痛加工夫”,百倍用功且“进而不已”,才能最终有所成就。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