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联盟 >> 报刊文摘
科学认识人地关系至关重要 如何破解人类发展的环境风险难题
2015年02月06日 08: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2月6日第702期 作者:张清俐 字号

内容摘要:因此,他建议,人地关系研究不妨从多学科走向跨学科研究,吸收不同学科的研究方法和成果。

关键词:环境风险;人类发展;地理学;研究;地理环境

作者简介:

  伴随人类文明发展史,从适应自然到改造自然,继而寻求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人与环境之间矛盾而统一的关系所形成的人地系统在不同时空中经历演变。这是人文地理学的核心主题,被称为人地关系研究。近年来,人地关系不仅在地理学领域受到关注,环境科学、生态学、考古学、城市规划等学科都试图从中寻找破解本学科难题的智慧。

  人地关系多种多样、不断变化

  在人文地理学者看来,人地关系是既涉及自然过程又涉及社会过程的综合概念,人类活动与地理环境相互作用所形成的人地系统是一个复杂而开放的巨系统。

  从采集狩猎到逐渐驯化物种,考古学家发现了早期文明不同阶段人与环境关系的微妙演变;对比平原和山地自然环境的差异,生态学家找到了土地利用方式和环境状况间的因果联系;考察历史上的移民过程,历史学家看到了人类多样的生活方式所带来的人地关系形态及演化进程的差异。“这些研究表明人地关系是多种多样、不断变化的,这种多样性主要表现为人地关系在时间(历史发展阶段)、区域(空间)与人群三方面的差异。”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鲁西奇表示。

  事实上,东西方均有关于人地关系古老而朴素的论说。和中国早期思想家所提出的“天人合一”相似,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地理系教授安·布蒂默介绍说,西方有赫拉克利特传统,即将宇宙和人类视为一个整体。即便先哲对人地关系存有不同认识,但都认同一个事实,即人们应不断了解自身的体验,以加强对环境的认识。这些人类早期思想影响着其后几个世纪的地理学家,通过聚焦人类的居住景观,研究人地之间的生存与互动关系。

  “可以说,从地理学诞生之初,对地球表层上人类活动与地理环境相互作用形成的人地系统研究,始终是地理学研究的核心课题。”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方创琳介绍说。“地理学研究的核心是人地关系的地域系统。”1979年,我国人文地理学家吴传钧院士在中国地理学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地理学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学术报告时提出。

  基于量化分析精确阐释人地关系

  从古代朴素的人地关系思想,到近代的地理环境决定论、二元论、人地相关论……哲学家、史学家从不同领域出发,提出了形态各异的人地关系学说。

  古典时期的地理学者主要关注地理环境对人的体格、气质和精神的影响,亚里士多德第一个将地理环境与政治制度联系起来,认为地理位置、气候、土壤等因素影响个别民族特征与社会性质。“到18世纪,近代地理决定论思潮盛行,被称为社会学中的地理派,或历史的地理史观。”鲁西奇介绍说,地理环境决定论虽然影响深远,但遭到的批评之声更厉。反对者认为这是一种将世界简单化了的狭隘论调。“这些研究有意无意地在证明,某些国家的文化优越性缘自自然环境的恩赐。这种带有霸权论调的世界观招致了尖锐的批评。”布蒂默表示。

  此后地理环境决定论逐渐走向衰落,代之而起的是诸如二元论、人地相关论等更为复杂的人地关系理论。“这些学说试图纠正早期地理环境决定论的狭隘性,但它们主要作为哲学思想或历史观而存在,而不是一种科学的认识,尤其不是一种经验科学下的认识,不具备经验上的可证性。”谈及一些人地关系学说的局限性时,鲁西奇举例说,一些文献中有关人口变动、资源开发进程与环境演变的记载多为定性描述,既无准确的数量,也无切实的时间,因此很难依靠这些材料进行较准确的量化分析。“而现代意义上的人地关系研究则要求在量化分析的基础上,得出人口、资源与环境三者的相互作用与动态关系图。”

  对此,布蒂默表示认同,“我们的研究缺乏科学客观性,大量人文地理学著作没有精确地阐述人地关系。目前,人类社会和环境面临巨大变化,而这些变化给人类带来的后果难以预测,这便要求地理学家回归地图、测量与分析的传统研究领域。”

  从多学科走向跨学科综合研究

  在学界纠弊意识之下,近年来,人地关系研究出现了新动向。方创琳介绍说,近些年,一大批学者立足哲学、历史学、社会学、地理学、经济学、生态学、环境学、管理学、伦理学等不同学科,以技术进步、制度变迁、知识经济和信息化等作为切入点,思考人地关系的本质与内涵、基本特征、客观规律,实现了人地关系研究视角由单源切入向多源转化。

  在采访中,不少学者表示,在人地关系理论的创新与发展方面,中国学者始终在不懈探索。“随着新型人地关系理论的不断出现,与理论相适应的研究方法与方法论体系趋于多元化,定性研究方法、定量研究与数学模拟方法、系统集成研究方法、人地系统的动力学模拟方法、非线性人地系统动力学分析方法、综合集成方法等越来越多地应用于人地系统的研究与区域发展的实践中,解决不同时空尺度的国家、城市与区域发展问题及不同领域的可持续发展问题。这些研究方法使得人地关系研究更具科学性。”方创琳介绍说。

  鲁西奇表示,地理科学、环境科学等领域的研究,以科学性和可操作性见长,构成人地关系研究的主体部分。但是受学科背景与学术理路的制约,其不可避免地忽视了对人文社会因素的考量。因此,他建议,人地关系研究不妨从多学科走向跨学科研究,吸收不同学科的研究方法和成果。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